流动性偏好陷阱(凯恩斯陷阱)——日本“失去的十年”

麦克船长 / 2016-08-22


凯恩斯陷阱(Keynes Trap),又称流动性偏好陷阱或流动性陷阱(Liquidity Trap),是英国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Keynes)提出的一个假说。

凯恩斯陷阱,是指当利率极低,人们会认为这种利率不大可能再降,或者说有价证券市场价格不大可能上升而只会跌落时,此时无论货币数量如何增加,利率再也不会下降。即使是利率低得接近于零,也不能够使银行贷款、商业投资、消费真正运作起来。利率太低,人们宁愿持有现金,最后,宽松的货币政策也无法改变市场利率,使得货币政策失效。

典型的流动性陷阱,通常出现于大众预期经济不景气的时空,像是群众有理由担心通货紧缩、产能过剩、战争在即、失业率居高不下等情况,持有流动资产的人的投资意愿低落,银行贷款、商业投资、消费等经济活动停滞。

由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凯恩斯主义革命的浪潮,许多新古典主义经济学家企图把流动性陷阱的概念弱化。他们提出,即使利率不会下调,在某些特定条件下,货币政策仍然会对经济产生作用。他们这样认为是因为“庇古效应”,即使经济正处于流动性陷阱,货币政策亦能够有效刺激经济。

庇古效应(Pigou Effect),又称财富效应或利率效应,古典经济学家阿瑟·庇古认为,凯恩斯效应仅仅考虑了价格下降,影响利率,进而影响私人投资,却忽略了价格下降对消费的影响。

现实案例1:日本失去的十年

新古典经济学家断言,因为庇古效应,增加货币余额对总需求有直接影响,所以即使处于流动性陷阱,扩张性货币政策仍能够刺激经济。在1990年代,这断言给予日本银行信心去着手进行量化宽松。流动性陷阱的概念在日本经济陷于已经零息、又处于特长地停滞发展的期间再次受到广泛关注。1985年美日签署“广场协议”,日本政府承诺日元升值,日本出口竞争力大幅衰退。

1990年代以后,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即陷入流动性陷阱,保罗·克鲁格曼说:“日本已经落入流动性陷阱之中,它无法通过传统的货币政策得以恢复,因为即使利率为零也还不够低。”

日本自1990年开始调降利率,1991年仅有6%,1996年企业负债比增加了75.4%,1997年又将消费税由3%提高到5%,最后日本利率已降至“零利率”的水平,却仍无法诱发企业贷款投资,史称“失去的十年(The Lost Decade)”。

现实案例2:欧美金融危机

2008–2010年美国和欧洲的央行抱有与90年代的日本央行相同的信念,所以突然采取量化宽松政策。这政策尝试透过削减短期目标利率以外的手段刺激经济。

2008–2010年的美国和欧洲,各中央银行所订的短期息率已经接近零。

在2010年10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解释美国联邦储备系统如何执行另一种货币政策——通货创造——去对抗流动性陷阱。斯蒂格利茨指出联邦储备系统预期,透过印发6000亿美元并直接将之注入银行体系,逼使银行贷出更多本地贷款和按揭贷款。可是,他也提到银行会宁可把钱用作投资往更有利可图的海外新兴市场。斯蒂格利茨和其他人也指出,银行亦会投资外币,这有可能引发货币战争。

流动性偏好陷阱
凯恩斯陷阱
金融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