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资本:天才们的宿命(下)

echo sun / 2019-04-15


来源:点拾投资

1998年5月,随着美债和国际债券利差走阔的程度超过模型的预期,LTCM月度亏损6.7%,接着在6月又亏了10%,整个上半年亏损达到14%。俄罗斯在LTCM的死亡螺旋中扮演了主角。1998年8月,俄罗斯的出口下滑了1/3,其短期国债利率飙升至200%。这使得LTCM的超级大脑们彻底缴械,他们曾经试图使用金融技术去挑战理性的极限,他们理性的计算了组合每一分钱的概率,比如,他们计算的1998年8月组合的VAR仅为3500万美元。然而,在8月21日当天,他们就损失了5.5亿美元,截至8月底,他们当年亏损了19亿美元,组合回撤达到了52%。但是死亡螺旋却无法停止,9月10日亏损5.3亿,11日亏损1.2亿,14日5500万,15日8700万,16日1.2亿,21日5.5亿......。

最后,为了防止系统性风险,纽约联储主导了LTCM的收购案,联合了14家华尔街的银行以36亿美元收购了90%的股权。LTCM的陨落是业界从未见过的,他的规模是富达的麦哲伦基金的2.5倍,是下一个最大的对冲基金的4倍。这36亿美元中大概有40%是LTCM管理团队自己的,在五周时间内,完全蒸发了。

为什么极其聪明的人会表现得如此愚蠢?他们最大的错误在于相信模型能测度人性,特别是面对巨大波动时的人性。LTCM的新闻发言人曾经说过,风险不过是波动的函数,是可以数量化的。毕竟他们成功过,在顶峰的时候50个月回报率达到了185%。但正如塔勒布在《随机漫步的傻瓜》里面说的:LTCM在模型中没有为他们对市场潜在的不理解和模型的潜在错误容留空间。Jim Cramer也说:LTCM的失败是对华尔街当时一种流行信仰的巨大打击,那就是,投资是一种可以被度量、结构化和操控的科学。

LTCM的天才们能够计算每件事的“概率”,但却没有理解“可能性”这个概念。他们生动诠释了这个教训:在投资中,智力加上过度自信,会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从大概率处投资,从小概率处风控”,这是我的体会。投资必须站在概率这边,让时间成为你的朋友;但是风控必须站在小概率这边,也就是“可能性”这边,因为正是极值决定了我们是否能继续存活下去。极值是无法管理的,否则就不会被成为极值。对付极值,也许只能采取见好就收的策略,不要去追求那个最高点和最低点,把错失的最后一点收益当做避免被极值伤害的保险费。用四个字概括,就是“不得贪胜”。

 

美债
国际债券
LTCM
收购
风险
投资
风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