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华德·马克斯最新备忘录全文:政治现实遇上经济现实(上)

王小冠 / 2019-02-25


来源:云锋金融

2016年我撰写了两篇备忘录,一篇是5月写的《经济现实》,另一篇是8月发表的《政治现实》,当时探讨了我认为重要且适时的一些主题。在第二篇备忘录《经济现实》中,我作出了如下总结: 

这篇备忘录介绍了经济学如何界定并限制商业、投资和日常生活现实的方式。经济学建立了游戏规则和边界,而这些都是不能被忽略的。它们可以被更改,但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经济学现实是严酷且可靠的,同时富有逻辑性。它们并不像物理学定律(如万有引力)那么绝对,但它明确界定了趋势与极限。

概括来说,经济学领域涵盖了个人与组织所面临的各种选择;成本、可能的回报和潜在后果;以及这些选择背后的决策过程。这些也正是人们进行经济交易的基础。相对而言,我们或许可以说经济学是一门研究选择的学科。 三个月之后,在我撰写《政治现实》这篇备忘录时,我写道:

我总觉得一些矛盾修辞十分有意思,比如“珍宝虾(珍宝意味着大而虾意味着 小)”和“人所共知的道理”都有点自相矛盾。我认为,“政治现实”也算是一种矛盾修辞。政治领域有其自身的扭曲的现实,似乎不受经济现实影响。候选人可以承诺全部,而不需要在承诺之间做出任何选择,而且也不会有任何后果。如果某样事物在现实世界中可能有负面后果,政治家似乎可以随意对其视而不见。

本备忘录将重点描述当政治行为与经济现实发生碰撞时的情形,比如,美国政府目前正在采取干预措施(比如施加关税),与此同时,政治家们对资本主义制度的限制争论不休。在更详细地阐述我的观点之前,我想强调一下2016年时写《经济现实》备忘录的预先声明:撰写本文的目的不是为了作出政治判断或让任何政治家或政党难堪。然而,经济宣言与其发表者是不可分割的。在本文的最后,我也对两党成员的处事方式表达了一些不满。 

关税

关税是当前的新闻讨论热点,其复杂性很容易让人作出错误判断,因此我认为适合在本文中加以讨论。

相比经济学家,许多特朗普总统的拥护者更支持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的决策。简单来说,他作出这个决策的目的是:第一、减少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第二、支持美国制造业;及第三、保护美国就业。但远不止这些。在10月20日刊发的《华尔街日报》上,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独立的无党派组织)主席Richard Haass列举针对中国在贸易方面的控诉:

过高的不当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强制性技术转让、盗窃知识产权、政府补贴, 以及为了降低出口商品价格及减少进口商品需求而进行汇率操纵。

似乎每一个有常识的人都会说这些控诉是正当的。虽然这些是老生常谈,但过往的历任美国总统似乎并没有就此采取太多行动,或至少是没有取得成果。显然,特朗普想要采取行动而且不避讳对峙。考虑到中国经济对美国出口市场的依赖远甚于美国经济对中国出口市场的依赖,加上中国需要保持经济快速增长以实现其目标,加征关税或许是特朗普让中国改弦易辙的一个可行的方法。

因此,在本备忘录中,我不是要批评特朗普实施关税,而是以关税为例阐述本文的中心思想:

第一、经济措施需承担代价和后果;

第二、棘手的问题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案;

第三、经济学十分复杂,能够透彻地理解它的人不多;

第四、由于理解度不够,政客提出的解决方案往往并未得到应有的审查。

首先,这里面存在着误解。美国与其大部分贸易伙伴长期存在贸易逆差,2017年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达到 3,350亿美元。特普朗认为这些贸易逆差意味着我们的贸易伙伴占据优势,而美国则处于劣势。“多年来,各国一直在剥削我们……我们承受着贸易逆差;他们却享有贸易顺差。”尤其是,他说:“中国一直在置我们于死地”,还暗示这存在一些不道德的企图。但这是对贸易逆差的正确解读吗?前几天我去理发店理发,并且付了钱,我出现贸易逆差。理发店赚到我的钱,而我理了发,但我没有觉得自己亏了。同理,中国企业从美国赚到了钱,而美国消费者则买到了想要的低价商品。对我而言,两者都像是赢家。

特朗普曾说:“如果我们不与中国进行贸易,我们会省下巨额资金。”我们会吗?只有当我们不购买我们一直以来进口的商品,或者如果我们能够在国内以更低的价格买到这些商品,才可能出现节省。而不与中国进行贸易,我们真的会省下大笔资金吗?

毕竟,关税要由谁支付?关税是一项由出口国支付的税项,然后很可能转嫁到商品进口国的消费者身上。因此说“出口国支付加征的关税”是不够的。美国消费者也有可能要为所消费的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如果是进口国的消费者支付关税,那么征收关税能达成什么目的?简言之,加征关税是为了提高外国商品的价格,进而阻碍这些商品被国内消费者购买。但事实不仅如此,还会引发连锁效应。 让我们看看去年贸易战打响的第一枪: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这些关税可能引发众多的直接后果、间接后果及第二层后果,以下是其中一部分后果:

  • 对钢铁及铝等进口中间品征收关税可能会提高美国制造的成品价格,而如果成品价格上涨,将会降低其竞争力;如果不提价,成本上升就会导致盈利下降。

摘自 2018年 7 月 4日发表的《纽约时报》:

美国铝业协会代表该美国铝业的大部分企业,表示97%的美国铝业岗位是所谓的下游业务岗位,主要是将铝加工成汽车零件和其他商品等。特朗普的关税政策伤害了这些公司,因为他们必须以更高的价格购买原材料。

  • 为了避免支付关税,美国制造商可以减少进口用于成品制造的外国钢铁及铝,转而增加进口在国外用钢铁及铝制造的、无须加关税的成品。

  • 除了进口成品,美国公司还可以将制造业转移到海外,减少美国工人就业岗位。海外制造使用免税的低成本金属,因此在这些成品进口至美国时,可以带来竞争优势。

  • 同理,非美国公司则能获得超越美国本土竞争对手的优势。这些公司使用免税的低成本材料,因此成品定价更便宜或利润率更高,将成品出口给美国后拥有竞争优势。

  • 加征关税会导致成本增加,通常会打击进口产品而促进美国本土制造业,然而实际上这可能不会发生,因为美国已经没有额外的产能了。

负责管理荷兰铝业公司 Constellium NV北美汽车业务的 Eric Krepps曾表示:“实际上,美国没有生产足够多的铝,我们很想从非美国地区获取所有原材料,但实际上行不通。” 事实上,美国每年使用的560万公吨生铝中,美国本土的产量仅占13%。摘自2018年7月18日发表的《华尔街日报》 

  • 由于关税推高进口商品价格、或含有进口材料及部件的商品价格,进口商品的竞争力下降,使美国国内生产商能提高本土商品价格。结果很可能是,所有消费者对国内及国外产品都需要支付更高的价格。

  • 而那些商品被加征关税的国家不大可能坐视不管,默默忍受关税上调,他们通常都会报复。

“虽然关税对一些公司有利,但可能伤害数以万计的公司。依赖海外市场生存的企业正遭受报复性关税的打击。”摘自2018年8月7日发表的《纽约时报》

  • 最后,围绕不断提高关税的贸易战使全球环境更加不稳定,导致未来可预测性降低、不确定因素增加。这并不利于任何经济体的发展。

除了钢铁和铝,去年另一个热议话题是对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加征关税。由于汽车是成品而非中间产品,上述有关钢铁和铝的一些考虑因素并不适用于汽车。但是,有大量的其他要素让问题 变得十分复杂:

  • 美国公司在美国生产汽车,在海外销售。 

  • 美国公司在海外生产汽车,进口到美国销售。 

  • 在美国的几家最大汽车制造商是非美国公司。

  • 非美国公司在美国生产的大量汽车用于出口。 

  • 在美国制造的汽车由大量非美国制造的零部件组装而成。

  • 去年在美国销售的汽车中,有 44%为进口汽车。

7月 20日,《纽约时报》讨论了对汽车加征关税的可能性,详情如下:

相比鱼或钢铁关税,汽车关税如果落实,对经济的影响很可能更为深远。汽车 制造并非在一家工厂由一个劳动力组装而成,而是供应链上美国小镇乃至海外 的数百家公司通力合作的最终结果。

因此,对汽车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会导致以下问题:

  • 美国人购买的所有汽车的价格上涨,

  • 随之,汽车销量降低,

  • 制造商、经销商、相关支持企业及其员工的处境变差,以至

  • 经济陷入全面收缩。(7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目前宣布的关税如果维持不变,将导致消费者信心下降,在2020年将使全球经济产出减少4,300亿美元或 50%。”摘自2018年7月23日发表的《纽约时报》)

因此,关税不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它的作用也不是绝对的。作为一项工具或策略,关税可能有利好之处,但也能带来代价和风险。虽然它可以帮助解决一部分经济问题,但同时也会产生新的问题。换言之,需要权衡利弊,这也是经济学的关键词。那么,到底值不值得加征关税呢?在很大程度上讲,答案取决于你问的是谁。

一项关于奥巴马实施轮胎关税的研究发现,仅在2011年一年,美国人在轮胎上 就因为关税多花了11亿美元,而这项关税最多保留了1,200个工作岗位。这相当于保留每个职位的代价近100万美元,而这些岗位的平均薪资只有大约4万美元。 
 
小布什总统在2002年实施的钢铁关税导致了类似的结果,受损的不仅是消费 者,还有使用钢铁制造其他产品的公司,如建筑公司和汽车制造商。据美国达 特茅斯学院经济学家道格拉斯·埃尔文估计,生产钢铁的美国工人为14万,而制造含有钢铁的产品的工人则为 650万。 
 
Irwin先生说道:“如果有人只想声明,‘我们只是想要帮助钢铁生产商、股东、以及可能包括钢铁工人’,这似乎合乎情理。但如果上升到为了帮助整个制造业及其就业情况,这是不合理的。”

—— 摘自 2018年 9月 17日发表的 《纽约时报》 

我将以《经济现实》中的几段话来总结关税主题:

认为“夺回工作机会”是个好主意的选民们是否想过以美国薪金制造的产品,或将中国产品成本推高的关税,将对他们的生活成本产生什么影响?我猜他们没有想过。一边是因中国产品而丧失工作的320万个美国人的利益,另一边是成千上万不得不以高溢价购买进口产品的美国人的利益,该如何权衡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配额、关税和补贴都是国家保护那些少了这些措施就无法和国际同业竞争的行 业的方法。所以这也说明这些政策也能导致紊乱。由于那些制定关税和补贴的 行业是少了这些保护措施就无法和外国同业竞争的行业,所以决策者必须作出 决定:这些行业有继续延续下去的必要,并且这些行业产品的消费者将无法轻 易从国外买到无关税、价格低廉的产品。

和我在这里讨论的其它事项一样,底线是我们不能忽视经济规律,否则会出现 奇葩的解决方案。尽管离完整的解释相去甚远,但美国工作机会流失到外国的 主要原因是有人愿意以低得多的薪金工作。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这意味着美 国人不可能在享受他们习惯的高工资的制造业工作的同时,又购买着如今他们 购买的低成本的产品。征收关税也无法解决这个难题。

去年夏天,《华尔街日报》对钢铝关税的主要考虑因素进行了两次很好地总结:

尽管迄今为止产生的负面影响有限,但为保护一些公司所做的措施可能会给其 他公司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于 2018年 6月 4日发表 

在实践中,关税是一种复杂的经济武器,关税的倡议者们无法预测它对经济产 生的反作用。—— 于 2018年 7月 17日发表 

正如之前提到的,本文的目的不是为了批评关税或征收关税的政府,而是为了表明:第一,政府通过自己的行动来改善经济的运行并非易事,第二,需要考虑引发的后果。关税是典型的经济现实,而经济现实是复杂的,多数情况下它的作用主要是在参与者之间分配资源,而不是为每个人创造更多资源。就好比经济学家所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霍华德·马克斯
特朗普
关税
政治现实
经济现实
贸易战
经济学
橡树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