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系列:历史上4次著名的金融泡沫(三)

echo sun / 2018-12-03


来源:Heretic

4、泡沫破灭与资产供应的增加(1)

南海泡沫事件虽然只持续了不到一年时间,但是在那一段时间内,股票的供给却出现了巨量的增长。新发行股票的数额是南海公司流通股数量的两倍,更达到了皇家非洲公司的三倍。

当年,新创立的股份公司不计其数。南海公司的董事们似乎已经意识到,股票供给的增长已对南海公司继续以高价出售股票造成了威胁。哈里斯(Harris,1994)仔细研究了1720 年《泡沫法案》的措辞以及利益与话语方面的相关史实,他的结论是,议会规定未获得皇家特许状就不得开设股份公司、不可拓展公司章程以开展新业务的禁令说明“《泡沫法案》是(为南海公司服务的)特殊利益立法,其制定与通过都被(南海公司)控制” 。

毋庸置疑,南海公司的董事利用《泡沫法案》,对开展“金融” 活动并与其争夺投机资本的原有特许公司提起诉讼。 在互联网泡沫吹起之时,大量的公司进行IPO上市,但实际上出售的股票只占全部股份的一小部分,其余的股份则都被分配给内部人士、风投基金、机构投资者以及精明投资者,他们都承诺会在通常为6 个月的“锁定期”内持有股票。在2000年上半年,为数众多的网络股锁定期满,股票的供应因此激增。1999 年第三季度,风投公司分配给有限合伙人的股份额为39亿美元,但到了2000 年第一季度,风投公司分配给有限合伙人的新流通股票或套现资金达到了210 亿美元。22 伴随着互联网板块公司流通股(公众可获得的全部股份数量)的激增,互联网的泡沫终于在2000 年初出现了。

最近一次泡沫的特征则表现为对流动“安全资产”的无节制需求,这些所谓的安全资产通常都声称从一个或多个大型评级机构那里获得了AAA评级。金融工程学与对房价增长和违约相关性的过分乐观假设,使得大部分的次贷都被发行人转化为AAA级信贷。次级抵押贷款被集中在一起,构成了MBS(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抵押品,而根据抵押品产生现金流的不同,MBS又做了优先级上的划分。高级别的证券通常会获得AAA评级,与之相对应,低级别的MBS则可以集中在一起,构成CDO信贷违约债券的担保。CDO中的高级别产品又可以获得AAA评级,而低级别品种也可以再打包,为CDO平方(CDO–squared)的各层级产品做抵押品,CDO平方中的低级别品种又可以与其他证券再打包,为CDO立方(CDO–cubed)的各级产品做抵押,依此类推。

证券化过程中催生的金融工具推高了房价,却也为证券产品的发行者带来了更多的住房贷款需求,并降低了贷款成本,因此刺激了住房消费。2000 年,私营机构发起的PLS(押贷款支持证券),即非ZF赞助企业(GSE)发起的MBS,为美国的住房贷款提供了5 720亿美元的资金。到了2006 年底,PLS支持的抵押贷款余额达到2.6 万亿美元。许多PLS使用了非优级抵押贷款,比如在2002 年,被PLS 打包用于抵押的次贷与次优级贷的总量约为1 710 亿美元, 但到了2005 年,这一数字就增长到了8 770 亿美元,其年化增长率高达72%。

几项创新极大地增加了住房相关资产支持证券的供给。2005 年夏天,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ISDA)为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创建了一项标准化信用违约掉期(CDS),也就是违约保险。一个信用违约掉期就是一项合约,合约规定买方或多方要向卖方或空方定期付款,而作为交换,卖方需要确保在出现违约等不良信用事件时,买方也不会遭受损失。这样的合约允许悲观者为其所设有的次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购买保险。

泡沫
股票
资产供应
次贷
信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