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系列:历史上4次著名的金融泡沫(一)

echo sun / 2018-11-19


来源:Heretic

1、著名的第一泡沫:南海公司

1720 年,英国的南海公司和其他类似股份公司股价的离奇涨跌,是我们有详细记录的最早的泡沫事件之一。早在1710年,南海公司就获准专营与西属南美殖民地的贸易。

然而,在18 世纪早期的多数时间里,英国都在和西班牙的菲利普五世打仗,因此除了作为奴隶贸易商获得了些许成功,南海公司几乎没有和南美展开什么商品贸易。南海公司的真正业务是以其股票兑换英国国债:公司的新股权所有者可以得到一张承诺永久支付年息的流通股,前提是以利息更高但难以交易的国债作为交换。

为了争夺收购英国国债的权利,南海公司和其对手—英格兰银行在1720 年的最初几个月陷入了竞争。经过两个多月的深思熟虑,英国下议院通过了一项有利于南海公司的法案。这项法案“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走完了所有程序”,于1720 年4月7 日获得上议院通过,并且在同一天获得女王御准。南海公司的股价迅速涨到了每股300 英镑,而在1 月初时,其价格还不过每股120 英镑。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到了这一年夏天,公司的股价已接近每股1000英镑。 彼得·加伯在《著名第一泡沫》(Famous First Bubbles)一书中说,若相信约翰·劳的预测,即认为“信贷资金的积累可带来商业的扩张”,那么1720 年夏天南海公司股票所达到的价格是合理的。加伯的这本书主要论述的是荷兰郁金香狂热,对南海泡沫并未提出任何原始统计数据,不过,加伯在书中引用了斯科特(Scott,1910~1912)的观点,称“在1720 年以每股300 英镑甚或400 英镑买入股票的投资者,或许已经是过度乐观了,但他们的信心或仍有可能在未来得到回报”。斯科特对南海公司股价做此评论的时间是在5月18日之前,此后该公司股价在两个星期内翻番并且继续上涨。

实际上,随后斯科特就写道,到8月11日,“除非未来发行的新股价格设定在每股1000 英镑以上,否则目前的市场报价是说不通的……而且,将剩余股票的发行价定到每股1 000 英镑其实都不太可能,更不用说更高的价格了。只要是冷静思考过此事的人,都应对此心知肚明。” 加伯书中的一个观点是,“若将(南海)泡沫视作投机分子,以可获得的最佳经济分析为基础,并依据对市场基本面的认识变化而不断推高股价的过程,那么整个事件也较为合乎常理。”看来斯科特对此并不认可。

南海泡沫涉及的公司不止南海一家。其他持有英国国债的特许经营企业,诸如英格兰银行和东印度公司,其股价也同样快速上涨,只不过没有南海公司的股价那样离奇。 此外,还有很多绰号为“泡沫公司”的企业在此间诞生。麦基(Mackay,1932)所整理的一份泡沫公司名单经常被引用,这些公司都被1720 年7 月的《泡沫法案》列为非法企业。不过麦基的书是在1848 年出版的,与南海泡沫相隔了120 多年之久。安德森(Anderson,1787)曾做过一个类似的泡沫公司统计。安德森的名单给人的一个明显感觉是,虽然不是全部公司都在诈骗,但其中很多的确如此。

南海泡沫同时代的观察者都明晰我们所提出的投机机制。1720年4 月29 日,当南海公司的股价达到每股400 英镑时,杰出的法国—爱尔兰经济学家,同时也是成功银行家和商人理查德·坎蒂隆(Richard Cantillon)写信给玛丽·赫伯特夫人说:“人们杀入(南海公司的)股票,其疯狂程度前所未见,他们甚至都懒得思考要不要持有股票,而只是想着卖掉获利。”

同样,安德森在其《英国商业史》中如此评论泡沫公司股票的初始买家:“然而很多买家根本不相信这些方案是可行的: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他们购入的股票能够很快出现溢价就足矣,到时候他们就会在人头攒动的巷子里,将这些股票抛给其他更容易上当的人。”

通过允许以具有流动性的股票替代缺乏流动性的英国国债,美国财务大臣罗伯特·哈利(Robert Harley)和南海公司的其他创始人开创了一种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创造价值的方式,就是准许投资者行权,将股票转售给下一位乐观主义者。

金融泡沫
南海公司
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