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不败的“交易之王”格罗斯 13倍杠杆做期货巨亏!

王小冠 / 2018-10-22


来源:七禾网

有着“债券之王”之称的格罗斯最近遇到了大麻烦,他管理的债券基金资产净值从去年的22亿美元跌至11.5亿美元,上半年,这只基金与大宗商品、货币、股票和利率相关的期货交易损失总计2.12亿美元。单看利率期货,格罗斯就蒙受了近1.53亿美元的亏损。截至9月11日,格罗斯管理的这只基金亏损5.6%,为同类型基金中表现最差的一只。一份申报文件显示,从1月到6月,格罗斯将其期货敞口的平均水平提高13倍,损失随之扩大。有分析称,这一操作是亏损的根本原因。

糟糕的2018

事实上,2018年,格罗斯一直过得很糟糕。今年2月5日,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一”,格罗斯管理的基金创一年来最大跌幅,年内表现转为亏损。5月29日,骏利无约束债券基金的资产净值下跌超3%,创出了大型债券基金今年的单日跌幅纪录。7月,格罗斯曾直言骏利已经减少了对息差收窄的押注。不过,最新文件显示,格罗斯没有放弃这一策略,而是利用期货进行了双倍押注,结果越跌越惨

截至8月底,格罗斯管理的这只债券基金已连续5个月失血,仅6月和7月的赎回规模就高达2.32亿美元。截至当时,该基金年内的赎回规模约9.68亿美元,缩水幅度高达44%。截至9月11日,格罗斯管理的这只基金亏损5.6%,为同类型基金中表现最差的一只。格罗斯糟糕的业绩表现已经引起了他老板的不满。骏利资产管理集团首席执行官Richard Weil曾在接受CNBC采访时公开表示,格罗斯“错了,错得很厉害”。Richard Weil表示,格罗斯承认他做了一些很糟糕的赌注。“他相信仍然存在通胀不会失控的基本假设。

做空德国国债、做多美国国债

据了解,格罗斯今年重点押注了意大利与德国国债息差会收窄,没想到方向完全反了。当天,由于意大利的政府组阁困境引爆的连锁反应,评估持有意大利国债是否具有风险的关键指标―意大利/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一度扩大至逾300个基点。“我的策略一直是做空德国国债、做多美国国债,”格罗斯在接受彭博采访时表示,“糟糕的一天和糟糕的交易就是这么来的。

格罗斯的辉煌史

他,是全球最大一档债券基金(PIMCO总报酬基金)的操盘手。他,掌管的资金达八千一百亿美元,是股神巴菲特的四倍。

他,曾是全球最大的债券经纪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投资长,又被誉为债券天王(the Bond King)。他,更是唯一摘下三次晨星(全球基金评鉴龙头)最佳固定收益基金经理人的人,三十年绩效打败大盘。数据显示,“总回报基金”自1990年至2014年录得380%的累计回报,跑赢绝大部分对手,为格罗斯债市封王奠定基础。如图,PIMCO总回报基金在其执掌是业绩是一条几乎稳定上升的斜线,代表不论市场如何波动,它总能带来可观的回报。

虽然格罗斯在国内名气不及巴菲特,但实力绝对不输巴菲特:他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基金公司PIMCO,开启主动式债券交易风格,改写了债券市场的历史。是业内出了名的擅长预判,写的投资展望也是巴菲特每月的必看。

跌下神坛?

2014年,格罗斯被迫离开了PIMCO。他被指控为一个虐待狂老板,并且对这个庞大的业务体系进行了错误管理。事实上,格罗斯擅长的债券投资收益率日渐下降,也是他离开的关键原因。尽管PIMCO在格罗斯的带领下,确实曾登上最高峰,但在他离职前,该基金就已经表现黯淡,连续18个月出现资金净流出。当时,接近70岁、身家超过20亿美元的格罗斯原本被认为可能会选择退休。然而,他选择了复仇,加入了PIMCO的一个主要竞争对手―骏利资本(Janus Capital),发出“还准备再干40年”的宣言,继续从事债券基金管理,然而,他在新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仅有20亿美元,不及他在PIMCO时持有的资产的1%,其中7亿美元还是他的私人资金。三年以来,格罗斯在骏利资本旗下的基金年均回报率仅为1.94%,今年还遭遇了亏损。自从加入新东家以来,格罗斯一直在努力吸引新的投资者,却鲜有人问津。

如今,离开PIMCO公司而向前东家发起复仇计划的格罗斯的巅峰状态似乎已经不再,或许他真的老了!

格罗斯
巴菲特
PIMCO
交易之王
债券基金
骏利资本
2018